第八十六章 傻子

-

除了幾名侍衛以外,朱由檢讓門外等候的百官、親衛、以及儀仗隊都撤了,該乾什麼乾什麼去,排場太大,容易嚇著老百姓。

在這之後,朱由檢便帶著範景文、方嶽貢等閣臣,探訪尋常百姓家,趙逵作爲樂陵知縣,自然也跟隨其中。

但奇怪的是,朱由檢接連進了十幾名百姓的家中察訪,發現他們家中雖有糧米,但身體卻異常的消瘦,形同枯槁,特別是他們的眼神,渙散無光,宛如活死人一般。

朱由檢十分清楚,這是長期捱餓的表現。

這讓朱由檢詫異不已,百姓家中明明有糧,爲何還如此枯瘦?

這必然與趙逵有關。

於是,在一間昏暗破敗的土屋裏,朱由檢看著眼前身形佝僂,畏畏縮縮的白髮老朽,問道:“老人家,有糧喫嗎?”

那老朽蓬頭垢麵,不知多久冇洗澡了,渾身散發著一股惡臭,麵對朱由檢的發問,也不敢抬頭與這當朝皇帝對視,隻顧著連連躬身點頭,極儘卑微。

“回萬歲爺的話,有!草民喫得飽穿得暖,全靠萬歲爺的恩澤。”

說著,老朽從角落裏搬出一袋糧食,攤開袋口,向朱由檢展示那晶瑩剔透的大米,滿臉感激道:“萬歲爺就是咱這些草民的天,草民謝萬歲爺天恩!”

朱由檢聽著老朽的話,臉上不禁露出一抹窘迫之色,隻覺得自己德不配位。

環顧四周,家徒四壁,就這,朱由檢有何顏麵受此稱讚。

沉默片刻,朱由檢深吸了口氣,沉聲道:“有得喫就好。”

與此同時,一旁的趙逵看著那老朽,眸中突然閃過一絲狡黠的光芒,彷彿一切儘在他的掌握之中。

直覺告訴朱由檢,趙逵肯定心懷鬼胎,可抓不到他的狐狸尾巴,朱由檢也不能輕易定他的罪。

這家冇查出端倪,朱由檢隻得轉身出門而去,準備再去探訪其他人家。

眾人穿行在大街小巷之中,爲首的朱由檢,看著街道兩邊匆匆而過的行人,倚靠在牆角麵黃肌瘦的老人,心中生出一股莫名的悵然,如同這樂陵城,有種莫名的荒涼。

正當朱由檢思緒遊離之際,突然有個蓬頭垢麵的傻子,看起來也就十幾歲的模樣,不知道從哪裏竄了出來,笑嗬嗬地站在了朱由檢的麵前。

朱由檢看著這突然出現的傻子,立馬停住了腳步。

身邊的侍衛剛想上前攆開這傻子,卻被朱由檢一手攔下。

“等等。”

朱由檢能看得出來,這傻子似乎想跟自己說些什麼。

隻見那傻子目不轉睛地盯著朱由檢,搖頭晃腦,傻嗬嗬地笑道:“你這皇帝是假扮的。”

聞言,朱由檢頓時眉頭一皺,眸中升起一抹狐疑之色。

而身後的幾名閣臣,亦是滿臉震驚,一時搞不清狀況。

與此同時,趙逵聽聞此言,身軀一顫,瞬間大驚失色。

他連忙怒斥那傻子道:“哪來的傻子,這是當朝皇帝,快滾!”

朱由檢轉頭看了趙逵一眼,見他反應如此激烈,便猜出其中定有隱情。

而趙逵,在接觸到朱由檢那冷厲的目光後,亦是瞬間意識到自己失態了,連忙僵笑著解釋道:“嗬嗬,陛下,下官是怕這個傻子突然發瘋,撲上來弄臟了陛下您的龍袍。”

朱由檢倒也冇有翻臉,冷笑一聲道:“傻子而已,還能吃了朕不成。”

說罷,轉頭又看向那傻子,笑問道:“你怎麼知道朕是假扮的?”

麵對朱由檢身邊蠢蠢欲動的侍衛,那傻子也不害怕,指著朱由檢身上的龍袍,傻笑道:“這身龍袍不對。”

聞言,朱由檢朗然大笑一聲,並再次問道:“怎麼就不對了?”

此言一出,傻子突然變得嚴肅了起來,一本正經道:“你的龍袍上全是補丁,上次來的皇帝,人家的龍袍可冇有補丁。”

說罷,傻子又咧著嘴,朝眾人嘿嘿傻笑了幾聲,而後直接一溜煙跑了。

幾名侍衛連忙追上前去,可那傻子速度出奇的快,拐進小巷裏,不見了身影。

聽聞傻子此言,朱由檢臉上的笑容戛然而止,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身上那滿是補丁的龍袍,眸中霎時殺意翻湧。

幾名閣臣亦頓時麵露驚駭之色,齊齊看向趙逵。

而趙逵,聽見傻子語出驚人,瞳孔一震,臉色瞬間變得煞白,驚出了一身冷汗。

朱由檢神色陰沉,轉頭看向趙逵,眼眸中隱隱透出一股怒意,那道冷厲的眼神,彷彿直擊趙逵內心最深處的黑暗。

“趙知縣,這是怎麼回事?”

趙逵隻覺一股肅殺之氣撲麵而來,嚇得兩腿一軟,直接跪了下來。

趙逵滿臉驚慌,以頭扣地,不敢抬起,顫聲道:“陛下,您要相信下官啊!這傻子分明是在胡言亂語,無中生有啊!”

“天底下就隻有陛下您這一個皇帝,哪還有第二個皇帝,那傻子所言,分明是無稽之談!”

“陛下您貴爲天子,怎能輕信一個癡傻之人所言啊!”

朱由檢冷冷地盯著跪在地上的趙逵,沉沉地撥出一口氣,強壓下心中的怒火。

這廝當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!

他心中已然決意,誓要查個水落石出,讓趙逵死得心服口服。

這般想著,朱由檢的臉色緩和了幾分,突然笑出聲來,用開玩笑的口吻問道:“朕不過一時戲言,趙知縣何以如此驚慌失措?”

說著,朱由檢陡然正色,沉聲道:“傻子的話,朕自然信不得。”

幾名閣臣見朱由檢如此,相顧無言,都猜出了他想乾什麼,便配合著朱由檢的戲路演了下去。

範景文肅然道:“趙知縣,還不快起來,陛下還能冤枉了你不成?”

方嶽貢也跟著開口道:“陛下日理萬機,若在這樂陵小城誤了南遷重事,非把你卸職問罪不可。”

跪在地上的趙逵,聽聞眾人所言,這纔敢抬起頭來,滿臉緊張地仰望著朱由檢,支支吾吾半天說不出話來。

“下官,下官……”

此時的趙逵還有些驚魂未定,一時不知道該作何反應。

朱由檢撇了撇嘴,目視前方,冇有正眼看趙逵,冷聲道:“起來吧。”

趙逵得此一言,這才匆匆從地上爬了起來。

末了,還不忘朝朱由檢躬身行禮,連連道:“陛下聖明,陛下聖明!”

在這之後,眾人繼續前行,爲首的朱由檢左右張望,挑選民舍隨機進行查訪。

走著走著,一戶大門上懸著銅鏡的人家,成功吸引了朱由檢的注意。

眾所周知,門懸銅鏡,用以避鬼驅邪。-

大明:我崇?,絕不上吊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